言情中文网 > 第九特区 > 第二零四三章 我的大哥,林耀宗

第二零四三章 我的大哥,林耀宗

言情中文网 www.17zw.com,最快更新第九特区最新章节!

    次日一早,燕北招待别墅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卧室里,轻声冲着林念蕾问道:“婚礼结束了,顾言准备带着媳妇,先去一趟老三角访问,我在这儿的事也办完了,要去一趟北风口,你和我一块去吗?”

    林念蕾竖起头发,坐在梳妆台旁回道:“走太多天了,单位那边事情也多,我就不去了,我回重都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一下:“也行,那咱俩晚上回家一趟,看看爸妈?”

    “行啊,晚上回家吃个饭,我给妈打电话,让她准备一下。”林念蕾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一会让小丧去顾言那儿拿点好酒,晚上我跟林耀宗兄弟,多喝两杯。”秦禹龇着牙,大咧咧地调侃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溜须一下你林耀宗兄弟。”林念蕾一边化着淡妆,一边轻声说道:“我听我哥说,五区和欧盟三个区都达成了什么军事同盟,还签订了协议,咱们八区的部队,有很多都在老三角地区撤不下来了,所以,咱顾总督决定,给二战区一个军的扩编名额,有三万多人的编制呢。你溜须好,未来这三万多人驻扎在哪儿,可是你林耀宗兄弟说得算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眼神顿时一亮:“真的假的啊?”

    “是林骁那个憨憨说的,他说司令部正准备过会商议呢,他不敢骗我。”林念蕾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激动,从侧面捧住憨憨的脸颊猛亲了一口:“当初组织决定,在八区发展你这个内奸,绝对是神来之笔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化妆呢,你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大侄女,这个情报非常重要,晚上我一定跟林耀宗兄弟会晤一下子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林念蕾瞪着双眸:“再占我便宜,我……我打你儿子了昂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晨练啊?”秦禹兴趣盎然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化妆呢,练不了,去去,你赶紧忙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需要我交个作业吗?我最近一段时间复习得挺好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有病啊,楼下全是人,我看你现在有点变态。”

    “那晚上的哈,喝完酒,我交一份完整的作业。”秦禹摸了摸林念蕾的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蒋学赶到了别墅内,在书房见到了秦禹。

    “案子我查了一下,”蒋学坐在沙发上,低声说道:“有几个疑点:第一,那俩从九区抓回来的犯罪嫌疑人,也就是王楠和刘成,他们身上是有伤的。法鉴部门的人给他们检查了一下,确定伤口,伤痕,基本都是人为殴打所致。然后我提审了一下这俩人,他们说这些伤,都是他们从奉北往外跑,跟吕方眼线互殴时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继续说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找咱们在奉北的军情人员确认了一下,吕方手下负责看管王楠和刘成的三个人,全都是被人割喉了,一击毙命。”蒋学脸色凝重地说道:“所以,他俩的伤,不像是在逃出奉北时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楠和刘成在撒谎,对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对,极大可能是在撒谎。”蒋学点头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第二,老猫和郑雅被伏击的那个商场内,有案发前的监控,但却没有案发后的。因为枪案一发生,匪徒就切断了电源,毁坏了监控设备,所以没有影像记录。”蒋学低声说道:“但案发前的监控显示,王楠和刘成是单独开车跟上的老猫,他们身边并没有其他人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禹静静地听着蒋学说了四五个关键点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以我个人的看法判断,王楠和刘成是存在撒谎,并且往冯磊身上泼脏水的可能的。”蒋学停顿一下说道:“但至于他们为什么这么做,我还没有调查清楚。也有可能像冯玉年跟你说的那样,他们是在回到九区后被控制了,而吕方安排的那三个人,也不是他俩杀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搓了搓手掌:“这种可能性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挺大的。”蒋学没有一口咬死自己的判断,因为他的性格就是这样,不到最后一刻,是很少会说确定的话的。但他能这么回秦禹,也说明案子跟他推测的方向,是基本吻合的。

    “妈的,要照你这么说,这个冯磊还真有可能是被坑了啊。”秦禹皱眉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这种可能性不小,但我需要再找一些证据,才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这个事情你继续查,”秦禹思考一下说道:“尽快帮我搞清楚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蒋学点头:“还有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昨天我在联系奉北军情人员的时候,无意中打听到,铜川镇的军事冲突结束后,沈万洲在军部总政牵头开了一个闭门会议。”蒋学语速很快地说道:“会议内容,我还没打听清楚,但听说,这次会他开得很顺利,包括冯成章等一系列老牌将领,都对他表示了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冷笑一声:“这个会就是针对川府的,冯成章如果真表态支持了沈万洲,那估计也是冲我的。我扣了他孙子,这老头不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打听一下会议内容吗?”蒋学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秦禹摆了摆手:“九区下周就开军政大会了,到时候针对川府的一系列动作是瞒不住的,你就不要给咱们八区的军情人员制造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蒋学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老蒋啊,这几天我会抽空跟顾言说一声,正式调你去川府。九区局势这么紧张,我得有眼睛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马站长不是在负责这事儿吗?”蒋学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二的人都在松江,而且都以军监局的班底为主,他在面上可以,但暗地里的事儿,还得有另外一波人在搞。”秦禹起身:“你做好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蒋学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,我下去去见一趟顾言,回头要去北风口。”秦禹起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上,赶往医院,准备见一下老猫,同时也给项择昊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北风口,你有兴趣吗?”秦禹笑着问道。